欢迎进入彩809彩票app下载官网!

普惠“急进”
普惠“急进”
浏览:118 发布日期:2020-02-01

前述股份行风控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样描述该行在2020年的风险偏好和规划:“预计明年GDP增速进一步放缓,在整体经济下行情况下,风控还将维持审慎,不会只因为政策鼓励就放开去投。但这并非悲观,事实上即使在这个环境下,我也并不认可所谓资产荒的说法。2008年的4万亿市场已经觉得很多,但2020年仅普惠贷款一项预计一年就有2万亿新增,如果真是资产荒,那这些钱都要去哪呢?面对如此巨量的资金,小江小河注定无法承载,还是要寻找大江大河。”

但普惠金融风风火火、高歌猛进一年后,市场也有对“急进”的隐忧。

不过如此低息的贷款在行业内也存在不小质疑:“4%利率的贷款,假如投资在二三线城市买房,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资金是否真的流向实体,还需画个问号。”

对这一指标的调整,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看属于合理调整,如果长期制定太高目标商业银行会很难完成,或不得已变相造假,比如把大单拆成小单,把大企业变成小企业,反而削弱指标的正面作用。

12月17日,工商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在发布会上披露了该行普惠金融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11月末,普惠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48%,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幅近39个百分点,小微贷款平均利率4.52%。下一步,工行将力争保持普惠贷款年均增长30%以上,规模三年翻一番。

一位西南某农商行相关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小微贷款来说,有抵押的民营小微企业是最优质的资产。但今年各大行大力推行利率4%左右的普惠贷款,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抵押贷款,只要有房产抵押,甚至实现秒放贷。利率来看,是中小行绝对不能比拟的。“实现4%,就要贴息赔本,这意味着一批最优质的客户被大行抢走。而纯信用贷无疑风险更高,定价上中小行更不具有优势,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他直言。

“今年以江苏市场为例,四大行普遍增速30%以上。但没关系,我们坚守自己的定位,坚守初衷,大行把我们的尖掐走了,我们发展好了可以倒过来再掐他,相互竞争市场才能更好地发展,最终受益的是企业。估计明年这个态势还是会延续下去。从城商行角色看,我们需要坚守定力,不管市场如何变化,坚守细分市场,坚守区域市场,未来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他进一步指出。

但“惠”就涉及价格问题。一些大行资金来源价格较低,可以用4.3%、4%甚至3%的价格来抢占市场,但众多中小银行很难做到。到底多少是惠,惠到什么程度很难有精准的度量。从资金融入者的角度,肯定希望越低越好。但作为资金融出方,还需要能够平衡收支,覆盖成本,实现业务可持续发展。

江苏银行副行长赵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大行小微增速30%以上,而定价只有4.35%左右,确实给我们带来很大压力。但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好事,国家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是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促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内容。商业银行尤其大行积极下沉做普惠,对中小行来说也是面对竞争,不断提升自我的难得机遇。

王军直言,如果长期非市场化地推动小微企业贷款,甚至恶性竞争,不考虑市场规律,金融规律、打起价格战,过度强调“惠”,有可能导致众多中小机构经营困难,不良上升。

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摸底情况看,五家国有大行2019年普惠贷款增速均远超年初30%的目标。12月12日国常会上披露数据亦显示,截至9月末,五大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52万亿元,增幅47.9%。

“从全行业来讲,小微贷款能保持10%左右的年均增速已非常不错。因为现在GDP增速在6%左右,如果小微贷款可以达到10%并持续几年就很了不起。预计未来普惠贷款增速大概率难以维持今年水平,会逐步回到一个适度增长水平。”

王军表示,今年是个特殊年份,一方面去年基数较低,另一方面小微和普惠贷款是今年逆周期调节的重要手段,调控力度非常大。但长期来看,30%的快速增长可能很难持续。

对于普惠金融未来如何健康良性发展,中小行的呼吁也很明确。不少中小行业务人士均指出,希望未来更多依赖市场化手段,而非依靠行政化干预,认为目前政策对于普惠金融中“惠”的干预和强调,有可能扭曲定价与需求,甚至助长不合理的融资需求,市场已有担心,短期融资问题的解决和中长期金融风险累积之间的不平衡问题。

农业银行普惠金融事业副总经理黄建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近两年大行普惠金融业务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主要有四方面原因:

一位股份行风控负责人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从纯商业角度而言,小微企业融资贵有其风险定价的逻辑所在。从监管和国家政策全局考虑,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商业银行也会全力配合和支持,但这并非纯商业角度。对于中小行而言,风险承受能力相对差,平衡商业与政策也更考验智慧。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了对未来的忧虑,他认为,大行下沉做小微,普和惠要分开来看。普没有问题,无论是大行还是城商行,甚至一些更小的机构,出于竞争和生存的考虑,肯定要下沉做三农、小微,包括一些低收入群体等过去不太关注的长尾客户。而现在因为有竞争、利润、市场占有率的考虑,大家都要下沉,所以普没有问题,无论大行还是中小行,大家一直会坚持做下去。

“古人有‘义利兼得’的智慧,对于商业银行来说,‘义’(可负担)和‘利’(商业可持续)很难兼得。受惠这一方希望能够负担得起,对商业银行来讲也是道义和社会责任,但同时银行也是一个商业机构而非慈善机构,不是社会保障也不是社会救济,必须考虑自身商业的可持续性。所以怎么平衡好惠里面‘义’和‘利’的问题,怎么平衡好‘普’和‘惠’的持续发展,未来还面临很大挑战。”王军指出。

“明年的具体指标监管已经给了口径,从额度计划上来看,普惠和小微依旧是优先保障的。明年完成监管指标肯定很有信心。”他进一步表示。

这番“豪言壮语”并非空穴来风,具备客户、资金成本、技术等多方面优势的国有大行,在今年普惠业务拓展顺风顺水后,无疑具备了继续快速扩张的信心。

“何为大江大河?下沉是需要的,但单靠下沉到乡村和经济落后区域很难承载如此巨量的资金。到有活力的大城市去,到有潜力的行业中去,进一步发掘重点的优质的客户,秉承这一思路,才能在下行期找到中小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小微维持良性发展的路子。”他进一步指出。

大行发力“疯狂的掐尖”是否该踩刹车?

面对大行强有力的竞争,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情况看,中小行在心态上无论积极或悲观,都表示确实“压力山大”。

该指标下达后,五大行为首的商业银行愈发发力小微。2019年即将收官,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成效如何?央行近日披露的数据显示,前三季度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普惠)贷款余额同比增速达23.3%,远高于同期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同比增速12.5%。

“年初银保监会给大行提出30%目标的时候,有些业务条线同事还被这个数字吓到,觉得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当时开动员会的时候就说,不用怕,放手做,我们肯定超额完成任务。事实证明,半年我们就完成了全年的任务。临近年底,全年统计还没出来,但保守估计会在50%附近。”一位大行华南某二级分行普惠业务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摸底中小行2020年的投贷策略情况看,去行政化和市场化已经是很多银行的共识。

2019年初,银保监会下发《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国有大行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力争总体余额同比增长30%以上,信贷综合融资成本控制在合理水平。这是监管部门针对民营小微企业放贷首次提出明确的监管指标。

但对基层行的采访中,一些大行信贷业务员也对今年普惠业务的高指标提出了质疑。“对民营经济活跃的区域,比如长三角、珠三角,普惠贷款高指标有合理性,某种程度也是激励信贷员走出去,发掘更多小微客户。但对西部、西北的一些经济相对不活跃的地区,小微企业本身就少,违约率也很高,但当地很多基层行也有普惠贷款高指标,有些脱离了市场规律,在现有风控标准下信贷员面临两难。大家这一年这方面互相吐槽的还是比较多。”一位大行华南某基层分支行业务人士告诉记者。

而在很多中小行眼中,大行的积极入局,或许是搅乱了原本平静的一池春水。中小微企业是中小银行、地方银行的“主食”,对大行而言,则是“小菜”。但在近期各项政策引导下,大行借助中小行无法超越的资金成本和利率优势,纷纷发力,在部分中小银行看来就是一轮“疯狂的掐尖”。

虽然2020年监管对大行普惠金融指标要求下调1/3,但不少银行还是制定了更高的目标。

一是政策红利的集中释放,对于引导和鼓励商业银行开展普惠金融服务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银保监会考核评价口径从国标大口径调整为单户授信1000万元的小口径,人民银行差异化存款准备金政策等都起到了明显的引导效果;二是小微业务的征信和增信等金融基础设施及金融生态环境建设近几年已显现出明显的效果;三得益于普惠金融数字化转型,在新模式刚形成时,上线产品多,初期必然会迎来爆发式增长;四是在新口径下各大行基数都比较低,当各行都开始发力,初期增速比较容易提高。

即将到来的2020年,全年普惠金融目标也已明确被提出,银保监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力争2020年全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新增2万亿元,新增服务小微企业300万户以上,综合成本再降0.5个百分点,五大行2020年小微增速目标调整为不低于20%。

一个值得琢磨的信号是,在五大行全数超额完成普惠指标后,监管反而下调了2020年全年指标至20%。这是否意味着在今年“高歌猛进”后,普惠金融要踩刹车了?